A-A+

性、大脑、机器人和佛教:寻找自由意志

2014年12月14日 机器人未来 暂无评论 阅读 1,784 次
性、大脑、机器人和佛教:寻找自由意志

性、大脑、机器人和佛教:寻找自由意志

Sex, brains, robots and Buddhism : looking for freewill

 

New Scientist vol178 issue 2394–10 May 2003, page46

新科学家178卷2394期,2003年5月10日,第46页

 

你认为自己有多少自由意志?理解因果关系在大脑中如何运作是否会削弱自由意志本身?如果“性冲动”不受我们控制,这意味着什么?难道对机器人和人类而言,自由意志注定只是幻觉吗?如果我们仅仅只是存在并与周围人互动,那为什么要讨论自由意志呢?这些问题都是《新科学家》有关人性第二系列研讨会上作为导论的主要议题,由皇家艺术社团举办,将于下周开幕。

 

座谈会的成员有伦敦神经研究院认知神经学教授克里斯•弗里斯;海特报告的作者、日本大学性别和社会学教授希尔•海特;埃塞克斯大学计算机科学高级讲师欧文•霍兰;伦敦蒋扬佛教中心住持、藏传佛教法师扎西次仁格西。负责跟进会议进程的是《思考》的作者、剑桥大学哲学教授西门•布莱克本。

 

克里斯•弗里斯

当你不由自主地翘起手指的时候,你会注意到,首先是想要翘起手指的欲望,之后很快做出翘起的动作。但大脑的活动与这个简单动作同步(正如本杰明•利波特的著名研究成果所示),身体行为的时间线和大脑活动的时间线完全不同。平均而言,大脑活动的改变几乎要比手指“不由自主地”翘起提早一秒钟。而想要翘起手指的意识发生则晚很多。这个实验已经被我的同事帕特里克•哈格德重复验证。

 

那么这个观察是否排除自由意志的可能性?我不认为这样的。对我而言,自由时刻的产生要早得多,意识的滞后给我们一种感觉,我们的行为完全受控。

 

利波特的原创性实验还有另一方面,引发行为的意识与身体行为发生在不同的时间。意识会提早些。引发行为的意识要比翘起手指的动作提前80微秒,结论是意识和行为在心理时间中比生理时间更接近。因此意愿行为及其结果在心理时间中比它们本身要更接近,而非意愿行为则相反。海格德称之为“有意捆绑”。

 

假如实验者不是让你在某个特定时间翘起手指,而是要求你从四种反应中选择一种,那又会怎样?这项任务算得上真正的自由选择吗?当利波特告诉你无论何时想翘起手指时就翘起,你十分清楚如果你压根儿没有翘手指的想法,他会不高兴。因此你从特定反应方式的范围中选择,你试着做出不明显的反应,以至于实验者无法预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前额皮质损伤的病人显示出“应用行为”,他们无法克制而做出明显的反应。当法国神经学家弗兰克斯带着一位此类病症的患者到他的公寓时,弗兰克斯告诉患者卧室的位置,然后患者便脱下衣服爬上床!

 

现在,一旦我们从有限的反应指令表中进行选择时,个人的选择由环境所决定。我们可以决定表现为像一位科学家、一个普通市民,或者一位英雄,但我们的选择可能被环境所驱动。这就是为什么我认为“自由意志”发生在特定行为的选择之前。

 

在任何特定模式下做出行为的决定可预先设定的吗?我无法给出确定的答案,但这似乎很明显:前额叶皮质损伤的病人或者前额叶皮质不发达的动物相对缺少自由意志,因为他们的行为更直接地被周围环境所驱动。对大脑的研究肯定无法消除自由意志,但也许能更具体地引出我们将要讨论的问题。

 

希尔•海特

在我最先涉足的研究领域——思想史中,我们试图把学习到的思想和自己做出的决定(就算不是,也是社会需要我们内化的观念)与我们真正表达的看法分开。

 

对我来说,男性“性冲动”是个经典的案例,这被媒体广泛地讨论,似乎具有科学依据,但我并不确定。因为很难说是否真的存在这种物质或者意识形态的产物。

 

普遍的陈旧观点认为,男性性行为是由于男性体内有一种强有力的机制称为“性冲动”,与“男性激素”相关。“性冲动”一词的使用似乎暗指性行为导致繁衍是必要的生命过程。

 

也许男性对怎样表达他们性行为有一个真实的选择。事实上,性冲动也许是一种解围的说法,旨在证明其他的一切而设计的观点。“因为这个,所以那个,显而易见”……但是对于其存在没有任何的证据,唯一的“证据”只是间接推理。

 

如果“男性性冲动”是生物程序,在“本质上”存在,那就能证明性冲动存在的科学性了。“荷尔蒙”常常被用作男性性冲动存在的证据,但是这仍有待证明:除了与性高潮巧合存在以外,激素是如何引起高潮欲望的?激素如何确切地使男性进行性行为,或者说做出“繁衍行为”?

 

科学上仍解释不了导致性高潮的原因。“激素驱动性高潮”与性交是两码事。男性波动的性激素与性高潮的渴望有时同时发生,有时不是。这是个由来已久的问题:男性欲望的机制是怎样的?

 

我所研究的大多数男性认为他们的欲望主要是由一个特定的、想得到的个体所激发,或者是特定的图片或幻想,这并不需要任何努力、自动或“机制性”地产生。或者晚上睡觉时勃起,这并不会让他们感觉需要得到某样东西或某个人。

 

这些问题科学必须回答,过于简单地断言“这是男性性冲动的问题”不能解决任何问题。“性冲动”这个概念就像魔术盒,也许曲解了男女的性行为,用机械性的思想来解释身体内发生的变化——让每个人都处于不安的压力中。

 

当然,如果可以证明存在“性冲动”的机制,我也很愿意了解,但是到目前为止我们还无从了知。

 

欧文•霍兰

机器人通常被认为是明显不能、也无法拥有自由意志的范例,工业机器人肯定是自动操作的。但是我想通过讨论另一种机器人来改变这种否认的观点——仿生机器人,为模仿人类和动物、或者基于人类或动物智能模式的体系结构而设计的。

 

1948年富开创性的神经学家格雷•沃特发明了第一个仿生机器人①。沃特描述其设计对我们理解这是什么机器人十分重要,“动物行为和人类心理的一个基本特点是不确定性、随意性、具有自由意志或独立性,机器龟的设计就是为了展现出这一点,而大多数设计优良的机器明显缺乏这个特点。”

 

他还发现,人们看待小型机器人就如同看待小动物一样,而且更重要的是他们在机器人身上倾注自己的意图、决策和情绪。小型机器人推动人们在它们身上投射如看待动物般的感情,以此获得愉悦,五十年后很多大公司将其开发运用,比如索尼公司的机器狗Aibo。

 

那么仿生机器人又是如何模仿人类呢?最著名的是麻省理工学院的辛迪•布雷西亚发明的“基斯梅特”——是卡通形象,头部由塑料和金属做成,有面部表情,能发出多种声音,头部可以运动,这些都与内部复杂的情感模式相联系。“基斯梅特”几乎是漫画版的人型机器,“她”与人类产生的互动,感觉非常自然。

 

网络上有部电影描述了在实验室工作了7年的研究员参与了“训斥”基斯梅特:“差劲的机器人、完全不行、不合时宜、糟透了!”基斯梅特的耳朵耷拉下来,眼睛下垂,头低下来……研究员转过来看着摄像头,十分震惊地意识到伤害了机器人的感情?但请不要称其为幻觉,某些人坚持有真实的东西,这个就是。在半夜一点去任何吵到根本无法听到的酒吧,你会看见基斯梅特和基斯梅特②在对话。

 

无论意识是什么,它的确显示为大脑运行时所产生的某类幻觉。虽然意识告诉我们的大部分都是错的,但它还是十分有用。在《意识意愿的幻觉》一书中,丹尼尔•韦格纳通过讨论意识的(自由)意愿是一个幻觉来延伸这个研究,这个幻觉让我们追踪识别自我行为的“来源”并“保持行为的一致性”。这些幻觉是“自然工程”的解决方案,处理我们尚未知晓的“工程问题”。但当仿生机器人足够先进的时候,我们可以复制这些技巧。因此,机器人不会有自由意志,但具有意识的幻觉,如同我们一样的幻觉。

 

作为一名机器人专家,我可以接受(机器人有意识的幻觉这件事),但是作为人类,我就不确定了。

 

扎西次仁格西

佛教中并不讨论自由意志。佛教的一个主要观点——缘起法:万物万事包括人类的存在,都依赖其他事物。我的存在和你的存在是依赖于其他的存在而显现的。因此并不是真正讨论自由意志。

 

作为人类,我的存在是物质和意识的组合。当这些组合放在一起的时候,我可以说我存在,我运作。但是在物质和意识的组合中寻找时,能找到被称为“我”的东西吗?不,“我”无法找到。“我”——只是一个过程,思想和物质的组合。如果我们在这个组合之外去寻找称之为“我”的东西,也找不到。我们的感觉,比如快乐、悲伤也同样是因缘的显现而已。

 

对我来说,自由意志看起来是与神或灵性比较相关的概念,但是佛教并不相信这个东西真实存在。在我们的身体内部,并没有一个被称之为灵性的东西,简而言之,每个事物都是因缘而存在。只要有适宜的因缘条件,事物就会形成,事件就会发生。但是没有什么东西是独立或固有的,每个事物包括我们自己都是依赖于其他因缘而显现。

 

西门•布莱克本

行使主席的权利,我想说我同意海特所说“性冲动”是不确定的。这导致人们认为性冲动旨在于自我消除,这是错误的。性欲望的目的在于性,而不是缺乏欲望。

 

然后,我必须说明我同意扎西格西的看法:自由意志的“介入主义”观点无法自圆其说,这种观点认为真正的“我”可以参与并改变“身体-大脑”反应机制的方向。它把“我”假定成某种超出身体的“外物”。克里斯谈到神经物理学家正寻找“自由的瞬间”,这让我感兴趣,并令我想到笛卡尔思想或者介入主义思想。

 

大多数哲学家认为自由意志更类似于一种“理性回应”,认为“你是自由的”,而不是被神志昏迷或精神分裂症所控制,这意味着我希望你以某种方式理性回应:如果你做不到,那我认为“你是不自由的”,会把你看成如事件一样处理,或像坏天气那样避开。这是自由意志的相容论③,一个人没有所谓的自由瞬间,只有连续不断的事实,他是否理性回应、是否对他所做负责。

 

艾伦•司罗曼

伯明翰大学

之前没有足够清楚地说明自由意志有多种不同解释。我想提出其中四种解释,也许还有更多。神学上的一个观点是:上帝解释世界为何存在不美好——世间的不美好并非来自于上帝,而是来自于我们的自由意志。另一个定义是浪漫的,人们更希望感觉自己是创造者,而不是被创造物,这往往出现在诗歌或者小说当中。还有一种是法学和社会学的观点,它涉及到在何种情况下我们会因自己的行为(所做的某事)被惩罚、谴责或赦免……

 

再有一个科学性的观点仍有待发现。很久以前,不同于其他物质,简单有机体的内部储存着化学能,它们利用这些能量可抵抗外界力量,在它们之间存在着(自然)选择。渐渐地,进化中出现越来越多复杂的方式来创造机制,这些机制使得生物体可以获取并利用信息。我们人类在进化的不同时期,获得了数量庞大的各种能力,而这些能力使得我们进化为人。欧文的机器人还有很长的路要走,但是还不明白他们为什么不能像我们那样的状态而存在。他们将会获得我们所拥有的:这种能力在某种意义上能控制自己的命运而非屈从于外力加在此身上的力量。

 

克里斯多夫

谢菲尔德大学

在大部分讨论中似乎存在潜意识或者前意识④或者非意识概念,它们对弗洛伊德式精神分析不是必要的。作为法医心理学专家,我常要判断人们是如何对他们的行为负责的。理性选择模型显然不够充分的解释,因为正在做某事的人也是最后一个知道该行为后果(本质)的人。这样的话他就处于前意识或者非自愿的状态,这种观点显然不符合我们喜欢的科学解释。

 

注释①:1949年,为了模仿自然生命,英国科学家GreyWalter设计制作了一对名叫Elmer和Elise的机器人,因为他们的外形和移动速度都类似自然界的爬行龟,也称为机器龟。这是公认最早的真正意义上的移动式机器人。

 

注释②:一本关于机器人的书,被拍成电影,讲述一位名叫Cynthia Breazeal的女士在麻省理工大学实验室研制了一个名为Kismet的智能情感机器人,具体书籍请见《机器人世界-关于机器人制造者Cynthia Breazeal》见网址:

http://www.amazon.cn/Robo-World-The-Story-of-Robot-Designer-Cynthia-Breazeal-Brown-Jordan-D/dp/0309095565

 

注释③:相容论:“弱决定论”,一种认为决定论与自由意志是相容的见解。

 

注释④:前意识:指无意识中可召回的部分,人们能够回忆起来的经验,它是无意识和意识之间的中介环节。无意识很难或根本不能进入意识,前意识则可能进入意识,所以从前意识到意识尽管有界限,但没有不可逾越的鸿沟。前意识处于意识和无意识之间、担负着“稽察者”的任务,不让无意识的本能和欲望侵入意识之中。但是,当前意识丧失警惕时,有时被压抑的本能或欲望也会通过伪装而迂回地渗入意识。意识,指心理的表面部分,是同外界接触直接感知到的稍纵即逝的心理现象。他反对把意识和心理等同起来的观点,认为意识是人的心理活动中比较小而非主要的部分。意识服从于现实原则,调节着进入意识的各种印象,压抑着心中那些原始的本能冲动和欲望。但是,意识同外部联系,与其同机体内部环境联系相比,既要受较多条件的限制,又距离比较远些,所以,不仅无意识系统,就是意识系统,归根到底,还是由先天的本能、抑而未发的欲望所决定的。

 

参考阅读:

人工智能

http://zh.wikipedia.org/wiki/%E4%BA%BA%E5%B7%A5%E6%99%BA%E8%83%BD

 

http://zh.wikipedia.org/wiki/%E8%87%AA%E7%94%B1%E6%84%8F%E5%BF%97

 

自由意志

http://hi.baidu.com/jiaxiaogangyes/item/35050bb88bed9470254b09be

 

科学证据:我们或许真的没有自由意志

来源:

http://www.newscientist.com/article/mg17823944.300-sex-brains-robots-and-buddhism-looking-for-free-will.html

 

 

注:所有文字资料来源于互联网,若有侵犯您的著作权等事宜,我们会在第一时间进行处理。

标签:

给我留言

Copyright © ExBot易科机器人实验室 保留所有权利.   Theme   Robin modified by poyoten

用户登录

分享到: